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 38.1 飞翔的褐熊
    白鈦终点时刻正在发生时,芳明星的旧时代也开始步入终结。

    乱纪元470年2月15日。一艘全长三百一十二米,吨位四十三万吨能在大气内活动的战舰从鳞丘的工业基地起航升入高空。

    这艘体长四百米的庞然大物,有着十七组火焰喷射器,其两侧的进气口大量吸纳空气,在升到一千五百米的时候,一大片阴雨云,瞬间被吸得干净。

    本战舰由鳞丘实验室进行两个月的测试后,于470年1月15日交付给燃轮军方。

    代号棕熊级浮空战列舰。

    武备系统:九门24英寸电弹重弹舰炮(其实是五吨重反舰导弹发射管)、六组火神机炮(主用途是防御敌人的火力袭击)以及,三组超功率的激光发射器。

    这个项目现在陆博雅和巍山启都积极地掺和进去,政策上调节各部门,加速了研究,当然,并不完全是“宙游一走,这两人就放飞自我”。

    褐熊战舰,是燃轮一早就开始规划的项目,宙游搞核聚变时,其中一组锅炉项目编号就是空中要塞。现在燃轮资源极大化,已经在各个领域对联邦进行挑战。

    像游戏中每一个势力都有特色科技这种情况,拿在现实中是——不存在,工业,科技,经济足够强时,对手进入哪个领域,那就在那个领域对其发动竞争。

    这时候造这玩意对军事上有什么用?嗯,没用,就和各位打即时战略游戏时,默契地在快平推对方后,还点个超武一样——没用,嗯,震慑作用。

    燃轮的褐熊战舰属于内嵌的核聚变模块。完全不依赖龙心,这意味着比联邦的大气战舰更容易量产!

    这也就意味着,联邦如果在当下的战争中幸存下来,等着他们的是造舰竞赛。这东西意味着全新的技术门槛。

    褐熊在整个设计上要比龙心战舰更合理地分配每一寸空间,综合电力系统,电源储能系统等各种技术方面,都不是联邦现在那可怜的新兴领域综合研究能力能解决的。

    就算联邦从燃轮这儿偷到了全套技术参数,然后憋着一口老命搞出来,结果会发现,他们搞不到——“油井”。

    【核聚变时代,能源物质可以从海水中抽取,各种约束元件也不是什么磨损物品,但是不代表不需要某些注入品,如氦气这种冷却质。二十一世纪时,所有地球上绝大部分氦气井属于美利坚,所以太空和地心这种前沿领域都是要投资的。】

    氦气!整个宇宙第二多的元素,在气态大行星上多的数不胜数。但是在岩石大行星上非常少。所有的氦气都是地心衰变产生的,而现在,燃轮通过地幔工程让氦气沿着特殊的管道流出地表,开始量产。

    褐熊战舰注入一次氦气可以在大气层边缘进行为期一到两个月左右的部署。这种靠着磁流喷射器喷射火焰的巨型战舰,在采集大气工质后,通过不断加速,以第一宇宙速度,在大气上界面一百八十公里的地方,维持十天左右的行动。所以说也是一种近太空战舰。

    这至少涉及到七个工业大类新领域。燃轮在这方面逼联邦竞争,哪怕联邦全盛状态都撑不住。更何况现在病入膏肓。如此一来,简直是联邦饱和送葬。

    【这里提一下:目前这个战舰有两个方向。巍山启攻克的方向是卫星发射功能。他似乎非常在乎这方面,目标是对星球的信息化控制。陆博雅则是试图将防护罩的能量和电磁炮的能量一体化,这对应的就是深空开发。技术上高下暂且不提,但战略上类似于海军战略中的近岸和远航控制的差别。】

    ……

    燃轮首度建造的六艘褐熊级战列舰。首次部署的就是浩洋板块,巨大的战舰喷射着强劲气流从大气上空迸发而出。

    风声呼啸,雨打风吹中。

    陆博雅踱步在战舰最外层的装甲壳上,其脚底强劲的磁铁牢牢地吸附在战舰上,当然,她身上的机械服也做好了保险措施,一旦不小心坠落,可以展开飞翼。

    呆在装甲层上是一件很不安全的事情,但陆博雅很喜欢靠着这个战舰外壳俯视大地的感觉,尤其在天空雷暴闪烁的时候,战舰在大地上的巨大倒影一闪一闪,正可谓无限风光在险峰。

    战舰下方的磁流喷射气流永不停息的喷射。这些倒挂的“火炬”,对远方同样伴随飞行的龙心战舰宣示着什么?

    宣示的内容——当然是燃轮强调全球经济命运一体化了。

    燃轮要和某些有经济发展潜力的组织进行合作,不想遵照联邦的霸权,被经济限制。

    嗯,虽然现在的空天战争已经是“中小型战机以及地轨卫星对大片区域争夺控制”的模式。——但是要对全球各个区域施加影响力,还是需要大型战舰,在航道亘着。

    例如现在,罗天板块在全球议会上几次要求彻底制裁再生军,燃轮几次都没有同意,认为民生基建发展项目不应该在制裁范围内。气的元老们跳脚,嗯,无能才会跳脚,二十年前遇到这样的挑衅,他们会威严满满,只言片语,让钢铁战舰载着电磁炮凌空压境。

    燃轮凭什么反对?——那要看联邦凭什么制裁。

    联邦的大气战舰在航道上能够长期监测某区域,随时对不符合自己意志的小蚂蚁开火。因此全球的商业势力害怕这个风险,当然会遵循其制裁。但是现在燃轮舰队也摆在这里!联邦敢开火?那么就要面临造成战略误判的风险。所以该区域就安全了。燃轮的舰队规模越大,对联邦来说贸然开火的风险也就越大。

    【所以外有豺狼虎豹,你不拎着一把刀子,没办法出门干活。】

    ……

    乱纪元470年2月27号。

    某地下,仿生态花园中,仿地表太阳的光芒温和的照射着草地,而在草地上桌子旁,咔嚓一声,玻璃杯子被硬生生捏碎了。捏碎杯子的北掠明脸色阴沉的如同僵尸。

    在他左边的屏幕上就是燃轮的大气战舰巡航的场面,然而在其右边的屏幕被泼了一杯水。这上面播放的是浩洋板块的战略。

    北掠明很生气,耗费了大量兵力围剿再生者们,打了大半年接连损兵折将,还被几次大反扑打得战线差点动摇。眼见战事遥遥无期,前线的指挥官们则是发出了“是不是试着和谈”一下的声音。当然更劲爆的在于,这帮娘希匹的东西,现在提议让铁龙脊来调停。

    前线的将军想法是这样的:先解决掉北方再生军,这只机械人偶造反是目前战局中最大的变局,燃轮显然是想要支持这股力量,彻底颠覆联邦。而铁龙脊也表态要处理变节者,你我都有意,那么就——

    北掠明:“我要把你们全去送到白鈦打登陆战。”——嗯,其实现在白鈦登陆战快打完了,送上也没事。

    拂过桌面,碎裂的水晶玻璃杯残渣被扫落下。北掠明开始冷静。

    他思考了一会,拨通了燃轮方面通讯。

    权力的重量会让人权衡道理的重要性。既然为了保住阶级统治权力,会稍微权衡星球利益,那么现在为了个人的权力,也会稍稍权衡一下所在集团利益的选择。

    北掠明心里决定:“绝对不能让铁龙脊上位。”

    ……

    燃轮的十四号工业基地。

    巍山启正在和巡航战舰上的陆博雅进行通讯。

    巍山启站在悬磁浮圆台上,用有些困惑的语气说道:“小陆啊,你说那家伙,现在就留了一个分体负责地心计划,其他方面,嗯,他的心可真大。”

    三号巡空战舰上。

    研究核聚变发电系统组装的陆博雅,竖起食指,瞳孔中对接投影,两人在公共频道中交流科学技术,但又在一条高等通讯线路中对现在这个任务局势进行讨论。

    陆博雅首先斥责:“维京崽,小陆不是你叫的。”然后微一嘲对其问题作答:“这是逐希而生,现在这个文明能开辟希望的地方,除了地心项目能,也就只有机械人偶再生计划了,哦,对了,钟声文明上面的那些家伙来通知了,严禁其在现在的变革战争再度出现牺牲。嗯,也就是说——再死一个的话,我呢,就很失败。也就暂时没法和他进行下一步星空探索,嗯,包括,不能把你拉到这个任务的下一阶段。”

    巍山启不由一顿,短促烦躁地嘀咕道:“知道,知道,知道。”

    他的平台来到大门前,输入了密码,金属大门两层结构分别是上下和左右展开,开始检查对再生军团支援的军事技术。

    现在再生军军事合作的对象主要是心灵之火集团,而燃轮一些军事战略物资,也都是先转到心灵之火,然后在转到再生军。

    巍山启此时所在的大厅中,停放着一艘长四十米的大型飞碟,他跳上了这个飞碟的边缘,手掌上的法脉系统检测这幽浮飞碟的同时,对陆博雅说道:“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外星势力,这就是下一阶段的任务敌人吗?”

    陆博雅说道:“岩晶星任务蛊虫化背后的那个文明现在追过来了,由于进化的路线不同,所以文明状态,以及逻辑都有可能有着极大不同。”说到这,陆博雅,打开了投影调出水母并联成为一条条珍珠串的情况。

    【这种生物情况连两性都没有。人类很难想象发展到高等社会的情况。也许根本没有社会,也许完全是真社会结构,先产生思维记忆,然后再如“终结者电影天网”一样诞生自主意识。当然,这个过程不可能如机器人造反电影中那样会突然出现。生物的任何一点进步都伴随着漫长进化,意场意识已诞生多个代次,最原始的意识就如同克苏鲁古神一样,充满着现代文明不可理喻的逻辑。】

    巍山启对并联文明的了解仅限于虫群的影响,其掌握的资料远没有链接钟声文明知识库的陆博雅多。

    巍山启坐在飞碟驾驶舱中,深吸一口气对陆博雅问道:“下一场战争是其他天体智慧安排吗?”

    陆博雅顿了顿,略微感怀道:“是的,目前,在钟声文明中,他还不算是成年。嗯,在这样的时代,人类需要经历三次再生才算是思维成熟。”

    巍山启听到这,为宙游有些不服:“再生后才算成熟,这个标准一定是对的吗?”

    陆博雅微笑,反问:“那么长生久视呢?这就一定是人类个体发展的首要目标吗?”

    巍山启没有作答,而数秒后。

    陆博雅解答道:“生命长生当然是好的,但是为了长生放弃跳跃,开始平淡,宛如降低代谢的乌龟,那么长生也许是失调错误的方向。”陆博雅开始发愣。

    巍山启见状:“跑题了,说任务。”

    这时候,在机舱中的陆博雅的通讯响起来,陆博雅吐了一口气,对巍山启说道:“罗天,北掠明的来电,我处理一下。”

    ……

    二十分钟后。

    陆博雅回来,

    巍山启说道:“那老东西什么打算。”

    陆博雅脸上不屑的笑道:“嗯,为了保住权力,他想对我们卖点东西。”

    巍山启:“哦,听你口气,你是没答应他。”

    陆博雅笑吟吟:“他和铁龙脊还有麾下将军之间的勾心斗角,太复杂,哎啦,哎啦,我不懂啦。”巍山启眼睛一瞥,显然对陆博雅的‘自谦’不赞同。两人在多个任务前就认得了,当然不是像今天这么合作,而是互为对手。巍山启这个心理控制大师在陆博雅手上没讨到好处。

    陆博雅看着面前区域的空域投影上,己方战舰外面那棘手的联邦战舰,徐徐道:“现在,能撞出一条笔直的大道,为什么还要跟他走阴沟呢?”

    巍山启点头赞同,随后反应过来,看着陆博雅那不同寻常的表情,反问道:“你要干什么?”

    陆博雅面前投影收束成光点,然后光点再度展开变成了多行星星图。

    陆博雅:“下面——进行外太空战略,准备太空战略,对意场文明反推一波,至于联邦,就让他在这新的发展大潮中解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