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我们倾巢而出,杀他个片甲不留!
    “有没有用,试过才知道。”唐洛说道,“不过放心。现在不着急,先打完恶魔,再回家。”

    功德之力当然是要的,这么多的白给,不要就浪费了。

    “……”

    布依斯张了张嘴没说话,说实话,如果一切真的如唐洛所说的那样。

    把恶魔还有灭世者彻底消灭,唐洛他们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话,简直完美。

    可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只能希望一切可以朝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方向发展了。

    “咚咚咚!”

    外面传来颇为急促的敲门声,“团长,出事情了。”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外面的人紧贴着房门大喊,才让声音传过来一点。

    布依斯走过去开门:“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死人了。”来者说道。

    布依斯一愣,旋即退后一步,一下子想到了后续的场景:

    他问死了谁。

    来者猛地掏出一把匕首一刀下去,狞笑:“是你!”

    不是布依斯联想力丰富,而是在圣团的历史上,的确有不少副团长(总管)死于非命。

    好在情况没像布依斯一瞬间脑洞大开的趋势发展。

    来者拿着一封封好的信件说道:“是科学装备部的一个成员,加入圣团不久,在尸体旁边我们发现了这个。”

    布依斯接过信封,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化,走回来递给唐洛:“给你的。”

    “给我的?”唐洛有些奇怪,谁会给他信?

    死亡情书吗?

    撕开有着“唐洛亲启”字样,颇为鼓鼓囊囊的信封,唐洛抖出好几张折叠的纸。

    “你先回去吧,我们待会就过来。”布依斯对来人说道。

    “嗯,霍尔特将军已经在那里了。”来者匆忙离开,他只是被派来告知布依斯唐洛他们的。

    回去的时候,心脏在快速跳动,脸色有些不安,圣团总部居然死人了。

    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也不安全了吗?

    “这些是什么?”布依斯走过来,刚好看见唐洛展开一张纸,是一幅惟妙惟肖的人物全身像。

    其余的几张打开后,也都是这样的画像。

    一共四张,分别是一个少女、少年、老者还有中年男子。

    “画像。”唐洛说道。

    “我当然知道这是画像,可这些画像上面的人是谁?”布依斯仔细端详着这些画。

    “应该是神裔。”唐洛说道。

    “嗯?”那边洛拉快步走过来,盯着其中一幅,“是他!神裔·欲!”

    “你们遇见过的那个?”布依斯拿起那张少年画像,金发,紫色的衣服,模样俊美,的确跟唐洛他们描述过的神裔·欲一样。

    毫无疑问,对方不会把四个陌生人跟神裔·欲的画像放在一起,一块送过来。

    另外的三个人,大概率也是神裔。

    “这是什么意思?”布依斯皱起了眉头。

    “礼物。”

    唐洛抖了抖手中的一张,上面除了人物画像外,还有一行小字——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就是神裔,居然有人把他们的长相透露给我们?”洛拉猜测道。

    “不止,还有地址。”布依斯看着画像的背面,上面是地址。

    某某城市以及周边几个城市,没有精确到XX街道XX号。

    “真是个好人啊。”唐洛说道,“虽然不知道是谁。”

    “……这可不是好事。”布依斯说道,“是阴谋!”

    不,其实已经不是阴谋了,而是阳谋。

    不管这些神裔的信息是真是假,圣团都必须要去验证一番。

    如果是陷阱的话……

    布依斯摇摇头,就算是陷阱,也不得不踩。

    洛拉也是皱着眉头,思考此事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只有唐洛看上去极为轻松,还在笑。

    “既然有枕头了。”唐洛说道,“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出发吧。”

    “两个小时?”布依斯和洛拉一愣。

    “兵贵神速嘛。”

    “不,先调查一下。”布依斯赶紧阻止,“给我们一点时间,说不定可以挖出背后之人。”

    如此就可以从根源上解决烦恼。

    管你是不是陷阱,我们把你这个暗戳戳搞事情的人抓到就好了。

    收起画像,洛拉和布依斯“两马当先”,前往事发地点,唐洛跟在后面。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事发地点——圣团普通成员的“员工宿舍”。

    门外已经围了一群人,有普通成员,也有驱魔师。

    霍尔特高大的身躯看上去格外显眼。

    “具体是什么情况?”布依斯走过去问道。

    “自杀。”霍尔特说道。

    “自杀吗?”布依斯说道,“去查查他的来历,所有来历都需要。”

    旁边立刻有人去办,圣团成员的资料肯定是有的。

    顺着这条线查下去,说不定会有线索。

    死者叫做法布,是半年前刚刚加入到圣团的成员,目前负责打杂——新人的必经之路。

    几天前请假外出了一趟,今天刚回来。

    驱散人群,布依斯和霍尔特说着什么。

    霍尔特拿着唐洛递过来的画像说道:“只是要把这些东西送过来,为什么要闹出这种事?”

    仅仅是传递信息的话,其实并不难。

    找个显眼的地方,把信封放下就行了,上面的字样确保了扫地大妈肯定不会把它当做垃圾扫掉。

    顶多以为有人不慎遗失了。

    蒸汽时代,可没有什么摄像头。

    随便一个人随便在圣团某个地方路过,把信一丢,都不可能找到人。

    没有必要用死人的方式来打到送信的目的。

    “为了确保信一定会被发现。”布依斯说道,“而且,我觉得这是一个警告。”

    “什么?”

    “警告我们就算在总部也不安全。”布依斯叹息一声。

    不多时,就有人送来了法布的资料。

    平平常常,普普通通,曾经一个铁匠学徒,在打造方面颇有造诣,通过分部的一次选拔,进入到总部装备倍开始工作。

    平日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跟几个朋友交好。

    就是一个普通成员,没有背景。

    这样的人,圣团不在少数。

    布依斯皱起眉头,如果有一定的背景,倒是可以顺藤摸瓜,可现在是个没背景的人。

    那就只能从源头出发了。

    “通知最近的外勤人员,去法布的家乡,把他所有的信息,祖祖辈辈都给我挖出来!”布依斯说道。

    不会是简单的调查,多半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布依斯骤然醒悟。

    对方之所以要死人,警告的更层次含义,是为了逼迫圣团,逼迫唐洛他们快点行动。

    而不是慢悠悠地去调查。

    “礼物的提供者”隐藏在暗处,危险就在身边。

    他是在明摆着告诉布依斯唐洛他们自己在圣团暗中的影响力。

    假定法布是他的死士,那么外勤人员中,又有多少属于此人的死士,势力呢?

    调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有结果?

    与其调查他浪费时间,倒不如放手一搏。

    神裔可不是地标,千百年一动不动。

    “我们这边都不能大规模调动驱魔师、外勤人员一块去神裔所在地。”布依斯沉声道。

    圣团大规模的人员调动,肯定是瞒不过“幕后之人”。

    如果他有心要做些什么,后果很严重。

    相比之下,精英小队暗中行动,情况可能会更好一些。

    至少不会让幕后之人掌握动向。

    “为什么不能?”唐洛问道。

    布依斯说出自己的分析判断。

    “然后呢?”唐洛说道,“反正不管怎么做都有风险,都是陷阱,管他那么多,叫人,大家一块上,干他丫的!”

    “我们倾巢而出,杀他个片甲不留!”

    布依斯愣了一下,似乎,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可转念一想,这样不行,一个不小心,对圣团造成的损失就是灾难性的。

    他不是杀红眼的赌徒,没有办法进行这样的豪赌。

    而唐洛……

    布依斯看向唐洛,不,不,这货不是赌徒。

    他就是个莽夫!还是很有实力的莽夫!

    做出这种选择再正常不过了。

    “我会在尽快调查出幕后真凶,神裔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布依斯决定各司其职。

    调查真相他来,神裔方面,就让唐洛莽过去吧。

    “那就这么决定了,叫人,所有驱魔师都叫上。”唐洛说道。

    霍尔特和洛拉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立刻转身离开。

    圣团总部如有五十个多驱魔师在,先带上他们,剩下的那些,消息传递,大家可以在途中汇合,杀他个片甲不留!

    至于会不会在汇合途中遭遇危险。

    笑话,驱魔师穿上制服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危险。

    就算没有这次的汇合,遇到的危险难道少了?

    顶多就是大家汇合得差不多了,有被一网打尽的危险。

    但那个时候,有唐洛在啊!

    怕个屁!

    有靠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布依斯不了解唐洛的实力,霍尔特他们可是很清楚的。

    跟着唐洛冲冲冲就完事了。

    “如果遇到了危险,请务必保护好自己,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布依斯看着唐洛,非常郑重,“上面的压力,我帮你顶着……一部分。”

    ————

    “什么?”

    得到消息的亚伯瞪着眼睛,圣团的举动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线。

    对方的确按照他的计划,去对付他的“兄弟姐妹”了,这点没有问题。

    可是,为什么就倾巢而出了?

    你们也不怕打草惊蛇?

    不怕形成这是一个史前巨坑,把驱魔师都给埋了?

    哪个疯子的决定?

    不对,是圣团的议员,五大将军还有背后的一堆势力同时发疯,化身红眼赌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