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妖女必须镇住 > 第30章 一切从装逼开始
    钱能还回来很不错了。总之家族的事越来越复杂,胆子就算再大,短期内也不敢回去撸钱了。

    作为一个吊丝,小马现在又变为有钱人了,心情都不一样,一百多万握在手里的感觉哪怕不花也很不错。

    就此小马基本也就没戾气了,不计较冯晨辰的事了,微微点头道:“麻烦你了,这么晚还送过来给我。”

    冯晨辰楞了楞,呆看着他。

    冯晨辰喜欢夹杂在诸多老狐狸间搞事。但正因为她是这样的人,有这样的经历,也最能分辨每个人的含金量。小马的确是个菜鸟,但他这神态是近五年以来冯晨辰见过最真实的,很有感触。

    感动说不上,但根据冯晨辰的经历、真的有点开始喜欢这只小白了。

    趁她在发呆。小马又精神分裂了,所以有些猥琐的快速扫描了两眼她的身材。

    大魔王的身体不喜欢这样猥琐,或者说大魔王的身体反感这个女人。但死宅小马喜欢啊,于是这就是冲突。就表现为神经兮兮的精神轻度分裂。

    噗嗤——

    冯晨辰发现他的神态后就乐呵了,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

    跟着冯晨辰又稳住:“不好意思了,之前我脾气大了些,造成了许多误会,我这次来除了帮江少送东西,也诚心道歉。你不能一竿子打死谁,总要给我一个机会改正。”

    “好吧,既然道歉了,过去的事就算了,其实我也没怎么去想。”小马微微点头。

    他这句如果是换个人,诸如展云飞江耀文等人来说会比这个好听,但完全就是废话。但很奇怪冯晨辰就是确认,小马这么说就是认真的。

    YY完毕,冯晨辰发现气氛有点尴尬了,因为神经男不健谈,甚至有点刻意的避免说话。

    冯晨辰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干脆坐在了小马的床上故意找点话题:“对了,你刚刚在玩什么游戏?”

    “GTA5。”小马就不信她懂这个问题。

    听不懂冯晨辰也是笑而不语,故意把下半身的名贵裙装略微整理了一下,以最适合的姿势交叉了个二郎腿,这造型不但又软又美,还显得庄重范,避免“走光”,同时弯曲的幅度也很有讲究。

    作为第一线超模,可以说没人比冯晨辰对身体的“美感”研究更深了,二郎腿的交叠方式,以及弯曲幅度那真是有门道的,找到了后整个体态的吸引力会大增,这不是女人的曲线美,而是最凸显长腿美感的方式。

    并且这种方式重要的在于最好没有丝袜,前提就是腿部的皮肤要很完美。

    对于有腿控情结的男人这就是杀手锏。这些也就是冯晨辰的素养和心得。

    “?”小马果断发现从来也没女人的腿可以这么好看过,于是多扫毛了两眼。

    冯晨辰舔舔嘴皮微笑:“你想说什么?”

    “你……好似这一个瞬间忽然就变身似的?”小马实话实说。

    冯晨辰楞了楞,随即笑道:“系统的讲,这就是体态应用。其中有很多学问,看来你是真有些天赋。难怪皱鸿总会对你另眼相看让你上封面。”

    小马好奇的道:“具体是怎么样的?”

    冯晨辰眯笑眯笑的样子,“有天赋的情况下也不难做到,需要花时间。总体而言就是需要大量的看,然后模仿,然后跟随在其中寻找你自己的感觉。更具体的无法言明,如果你在生活中有洞察力就会发现,一个简单的跳舞,有些人身材好,很用心很卖力的投入,但就是总感觉差点什么。至于我有一朋友,女的,甚至有点肥,什么时候我带你去看她跳一次你就会发现,她很随意,并不卖力并不投入,但只要她随便一动,哪怕只是脖子微动,你也能感应到她整个身体的动感分散在全身。”

    “……”小马不明觉厉。

    冯晨辰很有存在感的解释:“如果用鸿总的话说,这就是小学生和鲁迅的区别。他们用的字差不多,造句方式也差不多,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一种有灵魂,一种‘形似而神不似’。”

    “好吧,我想和你深入学习一下这些。”

    小马认为混下去的凭据就是一个“装”,需要不借助魔王的怨念也能拥有某种体态,能虎住些人。

    冯晨辰受宠若惊,预料不到这只小白这么好相处,貌似还可以做一次他的老师?

    “可以可以,只要你想要,不论什么我都给你。”冯晨辰似有所指的样子。

    小马也果断知道她这么就等于有大福利了,然而又神经兮兮的道:“你看我想有空要你东西的人吗?”

    汗,很无奈小马喜欢她的福利,然而大魔王有些反感。

    天人交战一番,这次小马占据上风,于是小马笑道:“我像跟着你学习一下‘体态的应用’。”

    “行。”

    冯晨辰从包里拿出苹果手提电脑打开:“我发一些视频给你,是我专门剪辑过的。时长达九百多个小时,集合了一些影视剧、发布会、秀场等等各种形态的场合,记录了那些有精髓的大牌人物,或刻意、或自然的一些经典瞬间,涉及了方方面面的模式和特点,你先看,看明白那些为什么是经典后,再去逆向分析,然后尝试结合你的想法,再去逐步模仿。”

    小马昏倒了,九百多个小时?

    不过一想,其实任何领域的学习都是这样开始的。没人能随便成功。

    就此气氛再次有些尴尬,总体上这具身体排斥这女人,下意识想把她赶走。

    但作小马不排斥啊,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死宅会排斥冯晨辰这样的人晚间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她真的不会比游戏难玩。任何死宅都会很想知道她的内裤颜色是什么。

    冯晨辰不知道他的心思,但也非常想留下来看看情况。只是说她不好意思把姿态放的过低,不好意思太直接,需要一些契机。

    小马起身踱步,慢慢的靠近窗口。这原本是无话可说的尴尬状态下故意找点缓冲,不过往下面一看,卧槽只见这个晚间倪飞鸿又杀来了,明目张胆的在下面敲门。

    鉴于这个身体对倪飞鸿感冒,条件反射后,小马神经兮兮的跳了起来道:“不好!倪飞鸿来了,她会不由分说进来的,你得避嫌,躲床底下吧,不能让她看到你在我这里。”

    “……”

    冯晨辰一阵眼晕,觉得他很邪恶啊。看起来他在打倪飞鸿的注意?

    不过么,冯晨辰是最能理解男人邪恶思维的一个女人了,现在也不敢逆了他的意思。

    少量的姿态还是需要的,于是她做出有点委屈的表情来:“也是,鸿总对我火气很大,我不是一定靠她吃饭,只是和她闹这么僵化,对我事业和名声也不利,小马哥你得帮帮忙,想办法帮我们转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