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 第669章 奇怪的男人
    “那个家伙,竟然在这里设置了这种魔法。”嘴角微微的上扬。是的,现在的情况还真的变的越来越有意思了。那个家伙,很明显的,已经不满足杀掉自己这一点了,比较他既然在这里设置了魔法了,那么很明显的,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位置了,但是他却没有第一时间上来攻击自己,这一点就非常的明显了,那个家伙——想要独吞。
  是的,不满足于仅仅是一方的财产,权利,那个家伙,甚至还想要把两方的才穿全部吞下,该说这个家伙的胃口大好呢……还是不自量力好呢,前面的这个魔法师也是大魔法师级别的,仅仅是依靠这种办法就想要解决这种事情什么的,想的还真是多啊。
  “呼。没有办法,既然被那个家伙发现了的话,那么就要转移阵地才行了啊。”看了看四周,是的,距离那个黑暗魔法笼罩过来的时间已经非常的短了,但是这个魔法也是有距离的限制的,所以——只要突破了这个魔法的距离的限制,应该就不会被这个魔法所影响才对。
  “哈哈哈!这些喽啰。”而就在那个火属性的大魔法师想要继续捣乱下去的瞬间,突兀的,一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了。
  “哈?你是什么东西,敢挡在我的面前?”
  “人类?”而自己也是瞬间愣住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个人类。而这个人类,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在这个平均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的时代,这个人类的身高已经算是非常的矮了,虽然自己能够看到的之后背后的部分,但是仅仅是从背后的衣服上的装饰和强度来看,他的身上穿着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啊。
  “住手吧,你现在已经激怒了这个森林了,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你可不能够全身而退了。”他的声音十分的沉稳,而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自己也是回想起了什么。“这个声音是?”是的,自己确实对这个声音有着印象,但是……为什么,自己的脑袋里面却回忆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和外卖,为什么……
  “哈?一个区区的冒险者敢对大魔法师这么说话么……看起来你还真是有意思的一个人啊。”
  “是么……能够让一个大魔法师承认我还真是高兴啊,不过真的,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这个森林可是会……我这可是好心的警告啊。”看着前面的大魔法师还是说着这种话,这个人类也是急了,是的,如果再继续这个样子的话,那么这个森林确实,不……这个森林在之前已经发生了暴动了,但是因为大魔法师的实力至少也是排在这个世界的前列的,所以才会意外的没有感觉吧,但是……就算这个魔法师再怎么强大,面对这个树林里全部树精聚集起来的力量什么的还是小巫见大巫了,自己在之前也是说过了,这个世界,没有能够对付大地的力量的人类,而聚集了大量的大地的,自然的力量的树精在面对这些情况也是有着理所当然的强大力量。
  “呵,你说的区区的森林,在我的面前可是一文不值啊,你看,这种马上会被我毁灭殆尽的存在到底是有什么好在意的,如果要在意的话,你特么还不如直接去找酒馆里面的小妞好好的在意你该在意的事情去吧,毛头小子。
  “多谢你的忠告啊,那么……还是请恕在下无礼了。”说着,那个男人的左手也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挂在腰间的这把长剑的剑鞘,而下一刻——“锵。”是的,仅仅是触碰了一下,这把直剑就直接从剑鞘里面划出来了,就这样直接落在了那个男人的手上了。
  “呵,你的意思啊——是想和我作对么……毛头小子啊。我本来就对冒险者协会里面的人十分不爽了,看在你还有礼貌的前提下,才打算好好的和你说两句,劝你你不要趟浑水,不过……既然你刀剑相向的话,那么就对不起了啊。”说着,那个魔法师的嘴角也是露出了嗜血的笑容。“既然是你先挑衅的话,那么,我杀掉你,你应该也没有什么怨言才对吧。”
  “呵,这还真是恐怖啊。”嘴角高高的翘起,那个魔法师的眼睛里面也是染上了嗜杀的表情,很明显的,这个男人也是充分的表现出了杀意了,这已经是这个魔法师的最后通牒了吧,如果能够感受到这份杀意的沉重性的冒险者大概会直接闪人了吧,毕竟这股杀意并不是区区的在战斗里面形成的,而是确实的杀掉了大量的人之后才能够散发出来的杀意,熟知这种杀意,甚至能够释放出来的自己也是非常的了解这种杀意的。这种杀意绝对不是在屠杀平民啊,或者是软弱的角斗里面训练出来的,而是以命相搏,真刀真枪,在每走一步都会有着殒命的条件下才会锻炼出来的杀气。
  “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而瞬间,那个男人先动了。“好快。”而他的动作也是让前面的魔法师下意识的喊出了这句话,是的,和我那种完全靠力量来拉动自己的机动性不同的是,那个男人是依靠力量和敏捷共同完成的,这样的话,既不显得突兀,也不显得臃肿,恰到好处的快速移动让这个男人的行动看起来十分的优雅。
  但是前面的这个魔法师也是经历了各种修罗场的男人,左手一甩,储存在异空间里面的法杖就已经来到了他的手上了。
  “沙拉曼达的法杖。”那个男人微眯双眼,也是这么说到。而说到沙拉曼达的法杖的话,稀有程度也是和树精制造出来的法杖是同等级的,由食火蜥蜴——沙拉曼达身上掉落下来的核心制作成为的法杖,是火系魔法师十分强大的帮手,有了这个法杖的情况下,不仅咏唱的速度会增加三成,就连释放出来的魔法的力量也是会增强不少,老实说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装备,这一点从刚才没有拿出来对付自己和对付这些树精就可以看出来了。
  “嘿,你也知道我的这把武器么……既然知道的话,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乖乖的退下,或者是被我斩下马……呵,看起来你还是选择了第二种么。”
  “嘛。”看着前面的这个男人手里的这把法杖,前面的这个冒险者的眉角也是上扬,嘴角也是抿紧,露出了一副认真的姿态,下一刻,这个男人就已经来到了那个大魔法师的面前了。
  “失误?”看到这个情况,就连自己都觉得是不是那个魔法师失误了,让一个很明显擅长近战的冒险者拉近和自己的距离,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啊。他到底是在想什么……等等。就在这个时候,自己也是发现那个男人的嘴角一直没有停下,是的。那个男人竟然一直在咏唱。
  “无声并行咏唱么。还真是一个高超的技术啊。”而这个时候,那个冒险者也是张开了嘴巴这么说到,但是,就算那个冒险者知道了那个大魔法师的动作,但是时间到了现在,那个大魔法师的咏唱已经快到底了,那个冒险者也是根本没有机会来打断前面的这个冒险者的动作了。“是冒险者输了么。”是的,让一个魔法师咏唱了那么长的时间,就算是那个冒险者接近到怎么样的程度,都没有办法翻盘了吧。
  “呵。确实干的不错啊。但是,去死吧!火龙的咆哮。”瞬间,那个大魔法师的身后就伸展出了一堆蓝色火焰组成的翅膀。而微微的扇动着翅膀,那个大魔法师就已经甩出了三个巨大的火球,朝着前面的这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实力的冒险者甩了过去了。
  “嘿,这么来么!”反握这把长剑,那个冒险者仿佛是没有看到那三个火球似的,再次朝着前面的魔法师进行了突进,只要突破了那三个火球,那个冒险者就可以摸到了那个大魔法师的身体了吧,是的,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突破这几个火球。
  “呵。”看吧,就连那个魔法师都露出讥讽的笑容了,就算在这个位置的自己都知道,这个火球是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抵抗的,身体也是会被瞬间燃烧殆尽的。那个冒险者现在完全就是在寻死啊。
  “锵。”嗯?而就在自己这么的时候,一个剑鸣也是突然传入了自己的耳朵里面。“剑鸣?”是的,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剑鸣。所谓的剑鸣,就是剑自己的意识,剑自己发出的声音,但是……剑鸣这种东西可不是什么大路货啊,世界上的七绝剑,十三魔剑,或者是四十二圣剑才会发出这种剑鸣,而最差的,也都是圣剑这种级别,那么那个男人的手上的是……
  “斩!”轻轻的,悄无声息的,那个男人的嘴里也是说出了这一个字,而下一刻。不管是自己,还是那个魔法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哧。”突兀的,那个火球消失了。是的,就是消失了,本来散发出几乎要把人烤干的热量的这个火球,竟然就这么带着余温消失了,不管是自己还是那个魔法师,都没有想到这种情况吧。“斩!”而下一刻,在那个男人说出第二个斩的瞬间,那个魔法师身后的这对蓝色的火翼,也是就这样轻易的碎裂了,伴随着大量火星的飞溅,这个翅膀,也是就这样消散了。
  “可恶。”但是,这个大魔法师也不愧是大魔法师么,就算见到这种不符合这个世界规则的事情,大魔法师也是丝毫没有慌张,虽然嘴里一边吐出抱怨的话语,但是手中卢恩的创造速度却没有慢下来,下一刻,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火墙就已经挡在了那个男人的面前了。
  “飞翔吧,冰翼!”那个男人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波澜,仿佛挡在自己面前的只是普通的门而已,只是从嘴里吐出了这句话,而下一刻,再次让自己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喀喀喀。”伴随着不停的如同刀剑想拼的声音从火墙上面传出,那个男人身后背着的三把剑也直接随着这句话而出鞘了。虽然没有人控制,但是这三把剑却也轻松的把前面的火墙给削断了,而且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在切断这个火墙的时候,这几把剑也是仿佛会争宠一般,不停的妨碍其他的两把剑对这个火墙造成伤害,一边也是轻易的切断了火墙上面凝实的火焰。
  “可恶,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终于,就算是之前自己的火球被切断时候都没有慌张的大魔法师,在看到未知的力量的时候,也是慌张了。不过,那个男人却丝毫没有给这个家伙继续慌张的时间,一个突进就再次拉进了和那个大魔法师的距离,是的,进入战斗中的这个男人和之前完全不同,既没有之前那么的擅长言辞,脸上也没有那么丰富的表情,但是就是这样的男人,竟然把这个时代基本上是属于顶尖战力的大魔法师打的丝毫没有脾气。
  “黑,你这个家伙,如果再不帮忙的话,我回去的时候可是要把你这个家伙的身份爆出去了,可恶。”一边这么说到,这个大魔法师也是再次的在自己制造出了一个火墙,看起来,他已经知道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对前面的这个冒险者造成任何的困扰的,所以打算找自己的同伴一起战斗了,但是……
  “太慢了!”终于在这个时候,之前根本没有使用的在那个冒险者手中的这把这件,也是被靠近了那个火墙的男人挥舞了起来了。
  “哧!”仅仅是,做出了仿佛是挥掉沾到剑上血液那么的简单的动作,前面的这个由火焰组成的墙壁竟然就直接碎裂了。是的,那把直剑并没有碰到那个墙壁,而是只是在空中轻轻的挥了一下而已,但是就是这一下,就让那个火墙就这么崩溃了。
  “魔力扰乱么?”感受了一下空中的魔力,不,如果要说魔力扰乱的话,那么空中的魔力就太平稳了,那个男人,应该是用了什么其他的办法来让这个魔力失去黏着性的才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