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十章 先天纯阳,初窥不朽!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武当山,紫霄宫。

    “掌教真人,十堰州灰雾四起,有人见黄泉路上,死者夜行。”

    一名武当护法面色有些苍白,回禀道,哪怕到这一刻,还有些心有余悸,这太诡异了,哪怕身为武林中人,也觉得过于离谱了。

    黄泉路上,死者夜行!

    宁通道人目光微冷,没有说什么,看来明日这武林大会,多有魑魅魍魉到来。

    青羊峰顶。

    明月当空,苏乞年沐浴月光,静坐不语,他周身先天纯阳之气转动,生命本质的蜕变到了现在,已经临近圆满,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甚至一身道悟,也更快了,自回归浩瀚星空之后,第一次临近了后世地球之上的速度。

    一个时辰后,月上中天,子时至。

    嗡!

    苏乞年周身轻鸣,一层如金玉般的光辉自其肌体之上浮盈而出,仔细看,这一层金玉般的光辉下,是如白金琉璃般,又沾染了石质光辉的肌体之色,数色交融,像是衍化出了一道道神环,一股神圣、堂皇、纯净、阳和,更充斥着蓬勃生机的气韵,自其身上弥漫而出,须臾间,青羊峰上冬雪消融,万物复苏,像是一下步入了阳春三月。

    这是……

    青羊宫中,清羽与清夜走出青羊殿,两人动容,乃至心神震动,这是纯阳之气,两人境界未到,但总觉得,这股纯阳气息,比之掌教宁通真人,还要更加纯净且博大,再深入感应,就如雾里看花,但沐浴在这股纯阳气息中,一身气血蓬勃涌动,竟像是服食了珍贵的滋补元气的灵药,就连过往道悟中的种种关隘,甚至都出现了贯通的迹象。

    天柱峰金顶,太和宫。

    蒲团上,一名老道打一个哈欠,舒展腰肢,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目光像是穿透了真实,照见了远方。

    “不坏……不坏……”

    老道感叹一声,复又垂下头去,不多时,空旷的大殿里,再次响起洪亮而绵长的呼噜声。

    青羊峰顶,苏乞年缓缓起身,他眸光温润,瞳孔深处,像是一片白金琉璃的海洋,又有石质光辉氤氲,时光雨洋洋洒洒,映照出一片浩瀚星空。

    先天纯阳之境!

    苏乞年轻吸一口气,到了这一刻,他借由天罚,万道雷霆孕生的先天纯阳之境,才算是初窥门径了,不用观照己身,他也能感到一种通透感,每一块筋肉,每一根毛发,每一处毛孔皮膜,皆在念动之间,如果说此前,他一身血肉纯净如玉石,那么现在,就是山料经历流水、风雨打磨,再沉入山溪泉底,历经无尽岁月孕生的籽料灵玉,本体未变,而本质却有了脱胎换骨的提升。

    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机气韵,自两重神藏大窍内滋生,气血流转全身,苏乞年毛孔中,竟喷射出来一股股灰黑色的,混杂了淤血的杂质,很难想象,到了他而今的超脱之体,比寻常圣人还要更胜一筹,早已无瑕无垢,眼下居然还能排出如此多的污垢。

    蜕变有多剧烈,好处就有多大。

    苏乞年分明感到,一身气血在进一步凝炼,连带着第三重神藏大窍的壁障,都生出了震荡,炼化神血的速度,也暴涨了一大截,原本估摸着需要大概十年左右,现在看来,恐怕六年左右,就能够在超脱之体,血肉重组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除此之外。

    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异色,神庭识海中,战魂肌体之上,如赤霞鎏金般的虚焰,在蜕变的先天纯阳之气的滋养下,赫然凝若实质,并开始朝着肌体之下渗透,连带着他本来如白金琉璃般的肌体,也染上了一层宛如赤霞般的色泽,一股淡淡的不朽气息,像是亘古永存,在神庭世界中弥漫开来。

    “这是……意志不朽!”

    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苏乞年没想到,先天纯阳之境初成,居然令得他的精神意志开始蜕变,朝着不朽之境进化。

    要知道,圣人想要迈入无上领域,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意志不朽,没有不朽的意志,妄谈滴血重生,成就无上王体,除此之外,就是法则蜕变,衍化出秩序之力,以不朽意志驾驭秩序之力烙印星空,这就是准王要走的路。

    眼下,虽然这种蜕变并不快,但却在时时刻刻地进行着,这就是生命进化,最难的就是打破桎梏,而桎梏一旦破碎,晋升就只是时间的早晚。

    恐怕就算是当初谋划神凰卵的魂族年轻高手也不会想到,那一缕稀薄的神凰不朽意志,不仅让苏乞年精神意志提前沾染了不朽气息,加上先天纯阳之境的加持,更一举破开了意志轮回与不朽的壁障,虽然看上去只是初步撕开了一道口子,但随着轮回意志的不断蜕变,终将于极境升华。

    收获太大了!

    重归玄黄大地,万道雷霆铸先天纯阳之境,只是初入门径,就令生命本质都生出了蜕变,而据玄黄大地关于纯阳绝顶之境的修行,真正的纯阳高手,都需斩断过去与未来二身,所谓纯阳如意,纯阳如一,留下的,唯有当世最强的真我。

    过去,现在和未来……

    苏乞年露出沉吟之色,在浩瀚星空,人族融魂境的修行要衍化战魂分身,然而到了辟地境,就要融合所有的战魂分身,留下最强的真我,到了玄黄大地,想要元神纯阳,除了要渡过十重雷劫之外,还要斩断过去与未来,虽然在战力上,因为玄黄大地为道缺之地,道悟虽然残缺,却远超浩瀚星空,此消彼长之下,纯阳绝顶强者,与浩瀚星空的开天境大能相差无几,但关于斩断过去与未来二身,却又远非是浩瀚星空可比。

    至少,在现在的苏乞年感来,这玄黄大地所在的时空长河,也并非是真正的时空长河,多半也只是一条微末的支流,否则以他在浩瀚星空的见识,就算是一些绝顶圣者,轻易也不敢贸然涉足时空长河。

    “过去,现在,未来……”

    苏乞年低语,他身具三分之一时空之心,拥有召唤过去与未来二身之力,纯阳绝顶之境,斩过去与未来二身,是否预示着,他需要摒弃这两大时空分身,何为过去,何谓未来?这恐怕是他在成圣之前,需要体悟把握的。

    二十六日,初入先天纯阳之境,苏乞年本有立地成圣之意,现在看来,还欠缺一些,纯阳之境并非是圆满无瑕。

    本来,在苏乞年看来,玄黄大地缺少底蕴,更为道缺之地,修行之道,远不能与浩瀚星空相比,这是无尽岁月的差距,现在看来,这里是与众不同的,修行路虽然多有粗陋之处,但修行到深处,基于此地与星空隔绝,却迸发出来诸多惊艳的道境。

    至少现在,苏乞年就按捺下成圣的性子,立地成圣人对于眼下的他而言唾手可得,但现在还能继续积蓄,垒实根基,他自然不会放弃,眼下他为战圣,等到立地成圣人之后,再更进一步,他有志踏入战王领域。

    浩瀚星空太大了,诸天百族族人无数,虽然圣境人物已经有资格跻身诸天强者之林,但真正能够俯瞰星河,把握乾坤,拥有些许博弈之力的,以苏乞年当下的眼界看来,至少也要跻身……无上领域!

    无上强者!

    这一刻,苏乞年眼中有神光氤氲,诸天太广袤,一个个年代更迭,从太古到远古,从远古到上古,上古再到近古,多少惊艳的强者淹没在时空长河里,哪怕是号称不死的诸神都迎来了黄昏,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唯有力量,可以铸就不朽。

    ……

    辰时。

    哪怕这一天是五国武林大会的第一天,除了杂役殿的弟子,诸峰门下弟子依然作息照旧,尚未开天辟地,筑基有成的外院弟子站龟蛇桩,演练龟蛇拳,入室弟子们则一身纯白道袍,有演练武当长拳的,有演练武当剑法的,有人迎着朝霞吐纳紫气,有人拳来掌去,在切磋较技,无数股强弱不一的气血升腾,汇聚成一道道粗大的精气神柱,撕裂天云,直入九霄。

    “精气如柱,气贯云霄!好一番镇国气象!”

    武当山下,已然人影憧憧,不少武林人士遥望山中气象,不禁开口,感慨连连,近年来武当山声威日隆,气象雄浑,再加上眼下光明龙皇归来,大势底蕴,都可谓积蓄到了最巅峰,这五国武林大会,虽然暗流涌动,尤其是四方诸国,有不少质疑声,但毫无疑问,已经牵动了天下大势,纵观整个江湖,五千多年来,除了五国皇室之外,也唯有今日今时。

    “来了!”

    倏尔,有人低喝一声,汇聚的诸多武林人士大多浑身一震,而后目光汇聚,落向武当山脚,看那解剑石后,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出现在蜿蜒的山道上。

    与普通武林人士不同,早已设有席位,竖起旌旗的一流以上的大派,世家中人,此刻皆缓缓起身,数以百计的无形气势升腾、交织,最后引动天象变化,铅云厚重,遮天蔽日,乃至生出了沉闷而压抑的雷音。(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