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88章 我已经死了
    希米亚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越来越觉得我已经……”
    宁涛忽然打断了她的话:“你不要说了!”
    他预感到她要说什么了,可他不想听见,更接受不了。
    可是希米亚还是说了出来:“夫君,面对现实吧,我其实已经死了。”
    这就是宁涛不愿意听到的话,可事实似乎又摆在他的面前,不管他又多么的不愿意,它都摆在他的面前。
    “放我走吧……”希米亚的声音很虚弱,“你能原谅我,我也见到了宁丹妮,我并没有什么遗憾。”
    宁涛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痛苦:“你别说了!这不是真的,你没有死!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去杀无,实现你的救赎吗?”
    两颗眼泪从希米亚的眼眶之中滚落了下来,她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我想与你在一起,可是……”
    她说不下去了。
    金色神云降落在了东山部的木楼前的空地上。
    一个个东山人从房屋之中走了出来,正在干活的也停下了手中的活,抬头看天。
    “发生了什么?”
    “这景象从来没有见过啊。”
    “这是至高天神庙要提前出现了吗?”
    东山人议论纷纷,有人紧张,有人敬畏,有人好奇,有人充满了期待。他们应该恐惧,可是没人对此异象感到害怕。
    东山波丽从木楼之中跑了出来,大神喊道:“伟大的至高天神就要降临啦,大家都到这里来拜神啊!”
    她的声音洪亮,整个部落都能听见。
    一个个东山人从不同的方向往这边聚集过来,空地上的人也一早就跪了下去,口中嘀嘀咕咕,虔诚的祈祷至高天神的赐福和庇佑。
    就这么一点时间里,希米亚已经回复了过来。宁涛注入到她身体之中的纯净的符力能量又让她的身体变得丰满结实了,甚至比受伤之前的状态还要好。刚才,她就像是一个焉气的娃娃,宁涛是一只充气的气筒,给她打鼓起来了。
    “夫君,我没事了,不用管我,如果无现身,你只管去杀他。”希米亚说。
    宁涛这才松开她的手,他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天空。
    夏之月已经小了许多,只剩下薄薄一片了。可无的至高天神庙还是没有出现,无也没有出现。
    东山波丽跪了下去,回头看了宁涛和希米亚一眼,紧张地道:“两位大神,你们怎么还站着,快跪下,伟大的至高天神就要现身了!”
    宁涛却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他的心里乱透了。
    更多的东山人涌到了空地上,纷纷跪了下去,准备膜拜即将现身的无。
    在东山波丽和东山人的眼里,宁涛和希米亚虽然也是神灵,可并不是他们的神。他们信仰的是至高天神无,别的神灵根本就不可能取代无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这也是东山波丽如此紧张,让宁涛和希米亚也跪下拜无的原因。
    “两位大神,你们快跪下啊!”东山波丽催促道。
    希米亚本来没想回应东山波丽的,这个时候也不耐烦了,她呵斥了一句:“你给我闭嘴!我夫君才是这个宇宙之中最至高的神,你们让我和我夫君拜那个家伙,你再敢说一句,我灭了你们!”
    东山波丽顿时愣在了当场,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一个东山老人却激动地道:“渎神啊,你们这是渎神啊!你们快跪下,不然会招来神罚的啊!”
    希米亚眉头一皱,迈步向那个老人走去。
    宁涛拉住了她:“不要。就算你杀光他们又有什么用?”
    希米亚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她这生就只有两个男人能让她服从,一个是无,另一个就是宁涛。
    就在这时天上的夏之月突然消失,金色的阳光照射了下来,这个山谷周边的山峰、森林如烈日下的冰雪一样快速消融。
    金色的阳光也照进了山谷之中,东山部落的建筑在阳光下蒸发出一个个天之符文,原本好端端的屋顶转眼就变薄了。一个个东山人也不例外,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身体都在地上分解,化作一个个天之符文在虚空之中飞舞。
    然而,更诡异的是,那些东山人却无比的激动。
    “这是伟大的至高天神要召唤我们了啊!”
    “伟大的至高天神啊,我就要见到你啦!”
    宁涛本来是想将混沌之印的能量护罩扩散开去的,可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那么做。
    这些东山人对我的信仰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他救下他们又有什么意义?更何况,这个空间世界正在毁灭,他们是这个空间世界里的卑微的符文生命,就算他救下了他们,他又将如何安置他们?
    唯一一个清醒的东山人是东山波丽,她看到族人一个个正在“融化”,还有部落里的建筑,远处的山峰也都在“融化”,恰好跪在木楼前,还有一片阴影笼罩着的她顿时紧张了起来。她从地上站了起来,环视四周,忽然大声吼道:“大家快去圣地躲起来!快啊!”
    可是已经迟了,那些跪在空旷处的东山人已经被分解成了一个个淡淡的影子,一转眼就连影子都消失了。
    有几个躲在阴影处的东山人纵身一跃,跳蚤一般跳起几百米的高度,可身体一接触天神星的金光就快速“融化”,不等双脚落在地上,整个人都没有了。
    “两位大神,求求你救救我的族人!”东山波丽哀求道。
    宁涛并没有回应。
    希米亚忽然从混沌之印的能量护罩之中冲了出去,瞬息间便冲到了东山波丽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她的腰,然后双脚在地上一点,又往混沌之印的能量护罩之中倒飞回来。
    不等她飞起来,宁涛神念一动,混沌之印能量护罩扩展开去,将希米亚和东山波丽,还有几个部落小孩,几个青年男女笼罩了起来。
    可即便是如此短暂的时间,东山波丽和幸存的十来个东山人还是受了伤,尤其是几个孩子,情况看上去特别糟糕。
    可宁涛最先去救治的却是希米亚。
    不过没等他开口,希米亚就说道:“不用管我,先救孩子吧。”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他是真没想到,在这件事里最先动慈悲心的是希米亚,而不是他。
    可这不是他残忍,而是他把问题看透彻了。救下这些东山人,只不过是让他们承受一下失去亲人和家园的痛苦之后,然后再去死。
    不过,他还是满足了希米亚的要求,权当是帮她赎罪好了。
    宁涛跟着释放出纯净的符力能量,每个孩子的身上扎一下,留下一点。那几个受伤的青年男女也不例外,他也用符力能量治疗了一下。
    东山波丽瘫倒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希米亚冷哼了一声,声音冰冷:“为什么?你还没清醒过来吗?你们信仰的神要杀了你们,你们认为是他的子民,是他的嘴虔诚的信徒,可在他的眼里,你们不过是一群可以随便一脚踩死的蝼蚁!”
    “不……不……这不是真的……”东山波丽使劲的摇着头,似乎想把希米亚的声音从她的脑海之中赶出去。
    宁涛来到了东山波丽的身边,本来想抓住她的手给她治疗,可想到希米亚就站在旁边,为了避嫌,他跟着缩回了去抓手的手,隔空给东山波丽注入了一点符力能量。
    他的动作就像是打针,他的手掌就是针筒,熟练的将金色的符力能量飙在了东山波丽的脸上。
    金色的符力能量转眼就融入了东山波丽的身体之中,她的虚弱感转眼就小时了,被气筒打鼓起来的即时感尤为明显。
    不是每一滴符力能量都是送子神的符力能量,须得是造化之印炼化出来的纯净的符力能量才有打气筒般的疗效。希米亚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她的符力能量也是通过10修炼得来的,可她的符力能量却连她自己都治不了。
    给东山波丽飙了一股金汤般的符力能量之后,宁涛就没去管她了,他伸手抓住了希米亚的手,给她的身体之中渡入了一股符力能量。
    希米亚的心中一片感动:“夫君,我没事,刚才我是从阴影之中冲过来的,那金光只是照了我一下。”
    宁涛说道:“那也要治。”
    希米亚苦笑了一下:“你何必这么执着?与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之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我很满足,我没有什么遗憾。”
    宁涛瞪了她一眼:“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了,对了,为什么要救东山人?”
    他转移了话题。
    希米亚看了蜷缩在地上哭泣的东山波丽,然后说道:“之前我并不想救他们,可是听到东山波丽求救,我就改变主意了,计算这是我的赎罪之旅的一部分吧。”
    宁涛笑了笑:“宁丹妮知道了会很高兴的,她也会为她的妈妈感到骄傲。”
    听到宁丹妮这个名字,希米亚的嘴角自然而然的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想到了宁丹妮,她就笑了,心中一片柔软。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强烈的能量波动。
    一片阴影忽然笼罩了下来。